八谷和彦 HACHIYA kazuhiko-访谈

Wednesday, October 31st, 2007 (Posted 10 years, 10 months ago)

*此文章发表在《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2007年10月刊上

Q: 作为艺术家同时又拥有自己的公司,请介绍一下两者之间的关系,和您是怎样平衡这种关系的。

A: 首先,我们现在采访的地方不是我个人的工作室,而是公司的办公室。这间公司叫做PetWorks. 虽然现在它已经成长为公司但其实我的初衷是创作艺术作品。我研制的软件PostPet email, 在开发过程中逐渐壮大,也得到很多人的喜爱。 我决定不再以个人作品的形式展出,而是把它发展成为产业,这才渐渐发展成为现在的公司。我们把所有在这个软件中出现的形象作成玩偶,然后出售他们,再用转到的钱继续做设计。工作在这里的设计师,不受任何限制,他们可以自由的设计不同风格的产品。我们旨在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和工作结合起来。

对于我自身来讲,我认为自己始终都是个艺术家。

Q: ThanksTail是一个很浪漫的作品请介绍一下您发明它的原因。

A: 在紧张的城市生活中, 车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这个装置在汽车尾部的发明是一个带有感情色彩的问候工具。人类发明创造了很多语言,很多人接触一种新语言时所学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但是汽车却不能相互传达这种感情。我发明ThanksTail 也是想让我们这个社会变得更文明更友爱。

Q: 我绝得这很浪漫,您喜欢漫画吗?我觉得这些很像漫画中的幻想。

A: 是的,我非常喜欢漫画。 我从漫画中找到创作的元素。比如, ‘Open Sky’计划里的飞行器,就是从宮崎駿的漫画中得来。作品 ‘Air Board’ 的原形则来自于美国科幻电影 ‘ Back To The Future’。 很多漫画和幻想小说家都非常的优秀,他们有很多好的想法。我感兴趣的是把这些幻想变成事实。

Q: 是否遇到过有人说您侵犯版权的问题?因为您使用了漫画中的原形。

A: 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首先,我觉得,我是在把一个想法变为事实。如果是两个相似的想法,那你可以这样说。但是我的作品强调的是真实性,是把想法变成可以感官接触的实物。那么这已经脱离了停留在想法基础上的那个阶段。其次,人类从史至今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比如飞机也曾是个幻想,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飞机已经在人类生活中成为了必备品。像这些曾经都只是幻想的东西,最终变成实现。

Q: 您怎样看待艺术,漫画和科学技术之间的关系?

A: 首先,日本漫画发展到今天,似乎与日本的科学技术一样已经成为了日本的代表和象征。然而,漫画不仅仅是故事书,它影射着日本的社会,文化和政治状况。有些人喜欢漫画,但只停留在表层上。作为艺术家却可以用其创造力把漫画展现为事实。实现漫画中所承载的人类的梦想。那么能够帮助实现这一切的必要条件,正是科学技术。

在日本,有些人痴迷于科学技术,勤于动手,他们尝试着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还有一些人痴迷于漫画和动画世界,不闻天下事。我可能属于前者,但也不完全。因为艺术是需要一定的感官语言存在的,要有灵感。后者是常被提到的‘Otaku’.多是一些年轻人,他们沉浸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不愿面对现实。但是这也再所难免。因为日本以漫画著称。在这里,有无数好的漫画家,竞争也非常激烈。有很多好的漫画在这样的氛围中产生,并被推广到世界各地。还有,很多电脑游戏都是相当有趣的,而且风行亚洲。很多青少年都无法抗拒电玩的诱惑,包括中国和韩国的孩子也都一样。在这样的情形下,如果是聪明和勤奋的人,可能会像我一样,最终去研究和开拓这个虚幻世界里的可能性。那么,这样,就会使一个被动的局面变为积极的。

Q:‘Open Sky 2.0’是您今年年初刚刚完成的一个作品,您成功的运用橡胶筋和惯性作用试飞了这个计划,听说今年您在和机械工程师一起努力,希望实现真正的机械飞行。请介绍一下制作‘Open Sky’ 计划的缘由。

A: 日本这个国家向来以拥有高科技著称。但是,在航天和宇宙这一领域却始终没有很多建树就连一架飞机也没有自行制造过。 神州5号已经把中国人送入太空, 在这一领域中国要比日本领先的多。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研究和发明能最终进入宇宙。

Q: 您是否怀疑过美国在1969年‘阿波罗号’登月的事实?

A: 我百分之百相信那段历史是真实的。我也收集了很多相关的书籍和图片册。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那份挑战极限和探索未知世界的精神。中国人和印度人在探索宇宙方面很积极,很努力。但在日本却没有人这样做。我虽然没有能力制作真正的运输客机。但我还是可以不断的尝试小型的试验机,而且把它们做好。

Q: 您的很多作品都是试验性的,而且存在着很高的危险性,您不怕吗?您为什么坚持做这样的作品?

A: 首先,我鼓励观众来尝试我的每一样新发明,大家也都有机会体验我的每一个作品。只是有的太危险了没有人愿意尝试,我只好自己先来冒险。(笑) 其次,作为艺术家是需要有冒险精神的。艺术家和登山运动员相似,应具有冒险和献身精神。就是因为危险和有难度才更具挑战性。如果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就没那么有意思了。就好像这个‘Air Board’, 制作中遇到很多困难,最后是否能够滑行,是否成功在事前也都是未知数,而且失败了很多次。但是作为艺术家,他具有自由创作的本能和冒险的本性。也是因为这样我一直都以一个艺术家的立场在创作。

Q: 那您怎么看待失败在作品中的意义?

A: 失败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失败也是作品的一部分。我的作品都是以展示制作过程的方式展出的。从开始制作,到完成,到试验它的可行性,每一个环节都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失败了也可以展示给观众。从失败中学习的过程很重要。作为艺术家是要冒这个险的。否则作出来的东西就和一般商品没有任何区别了。

艺术家:八谷和彦 (HACHIYA kazuhiko)
采访: 李诗

Leave a Reply